Articles By This Author

新聞 最新

香港Craft-Bamboo Racing再度出擊 參加新加坡TSS賽事

香港車隊Craft-Bamboo Racing宣佈參加於9月30 – 10月2日舉行的F1 新加坡GP中的支援賽事TSS超級系列賽 (The Super Series),於Marina Bay Street Circuit舉行。這是車隊首度挑戰獅城街道賽。 車隊將派出兩台Mercedes-AMG GT3 EVO戰車,分別為駕駛99號的港將歐陽若曦 (Darryl),以及來自台灣,以88號車作賽的李勇德 (Jeffrey)。 Darryl的99號戰車再度由Z-Challenger贊助,聯同車隊官方指定的潤滑油伙伴Motul合作,推出紅白配色車花。Darryl過往在Porsche Carrera Cup Asia賽事中曾於此街道賽道稱王,今次回歸此地希望再下一城。 Darryl以往也曾參與TSS,更於泰國Bangsaen Grand Prix街道賽創下8連勝的驕人紀錄,今次期望能再次奪標,延續個人的長勝記錄。 車隊也派出另一部88號車,為Jeffrey的比賽座駕,披上藍紅配色的J-Fly Racing車花。Jeffrey以往也曾參加Porsche

新聞 最新

Jost Capito認為Abu Dhabi的撞車「影響」了Latifi的駕駛

Williams車隊負責人Jost Capito認為,Nicolas Latifi於去年最終戰Abu Dhabi發生的事故,對這位加拿大車手之後的駕駛產生持久的影響,而該意外也引發了近代F1最戲劇性的結局。 Latifi在當站比賽的尾段撞車,引發安全車和賽會各種奇怪的執法,使比賽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令Max Verstappen得以於最後一圈擊敗Lewis Hamilton奪得世界冠軍。 然而比賽結束後的一段時間內,Latifi在社交媒體上受到一些認為他是Hamilton失敗根源的人的攻擊和欺凌。當網絡濫用升級為死亡威脅時,Latifi甚至被迫僱用私人保鏢。 Williams方面私下向Latifi表示支持,但沒有公開評論此事,因為車隊擔心這只會讓車手的情況變得更差。「我們必須繼續給予他信心。」Capito在High Performance播客中回憶道。 「我們 (向Latifi) 說沒有任何錯誤。一切都很好,但在那之前非常困難,因為那是季尾。」 「他不是每天都在那裡 (社交媒體),我們也沒有過多干涉,因為我們知道發生了什麼,我們知道發生的事件。」 「他關掉自己的社交媒體,但如果我們干預太多,我認為我們會讓情況變得更糟。」 「這是每個人都必須自己克服的事情。他完全意識到他有我們的支持,我們絕對相信他沒有做錯任何事。」 在本季開始前,Latifi表明自己已經從Abu Dhabi事件中繼續前進。 然而這位27歲的車手正經歷一個非常艱難的賽季,並是唯一尚未獲得積分的車手。其中在過去的意大利GP,Latifi更被代班車手Nyck de Vries遠遠拋離,這也導致他可能會失去Williams席位。 Capito認為Latifi的低迷表現與去年Abu Dhabi事件之間存在直接關係。 「當然撞車不應該發生,但如果你在比賽,那麼撞車就可能會發生。而且我們從不為此責怪車手,一向有可能撞車。如果你不想撞車,就應該留在家裡。」

新聞 最新

Aston Martin對於季尾比賽「寄予厚望」

由於AMR22賽車適合高下壓力賽道,Aston Martin車隊負責人Mike Krack認為車隊最近表現有所提升。 Lance Stroll和Sebastian Vettel在最近的意大利GP因引擎問題皆未能完賽,中斷自法國GP以來的連續4場得分表現。 雖然Temple of Speed的低下壓力佈局影響車隊的速度,但Zandvoort的高速高壓力佈局更符合AMR22的相性。 Stroll於排位賽成功打入Q3,而Vettel則犯錯駛入砂石緩衝區,無法改善時間,導致其Q1敗退。 Krack認為,這台車在荷蘭GP的速度和表現令車隊能更好的了解其在今季最後幾場比賽中的潛力。 「我認為我們還有幾場比賽,車子將更具競爭力。」Krack表示。 「你已經在Zandvoort看到打入Q3的潛力,Sebastian明顯然在T13遇到一個麻煩,阻止他前進。」 「在這一點,他與Lance的圈速相同。所以我們有潛力,我認為這對即將到來的比賽也是令人鼓舞。」 F1將於下週末前往星加坡,對上一次在這裡比賽是2019年。此後由於疫情關係,並沒有再回到這條東南亞街道賽道。 而上一位在這條充滿挑戰性的5.063 km的Marina Bay賽道上勝出的車手正是Vettel。根據Krack的說法,這是一個獨立的數據,對Aston Martin而言是個好兆頭。 「我認為星加坡一直是他表現出色的賽道。所以我們寄予厚望,從現在到結束,我們 (希望) 能與他一同取得好成績。」 「對於即將到來的比賽,我們非常有信心,尤其是我們在Zandvoort週末之後,我們在排位賽中也表現出色。」 「我們將於星加坡進行進一步更新,星加坡的下壓力水平與Zandvoort和Budapest相似,所以我們很有信心會在那裡做得更好。」 雖然Krack對車隊在Marina

文章 最新

前McLaren機械師指Alonso於2007年曾用現金賄賂車隊機械師

前McLaren機械師Marc Priestley透露,Fernando Alonso於2007年與隊友Lewis Hamilton的隊內大戰中,曾向McLaren的機械師提供現金信封,以獲得他們的支持。 Alonso和Hamilton現時已經和解,但在2007年賽季,他們的關係以大量激烈競爭和磨擦著稱。 Alonso是兩屆世界冠軍,以衛冕世界冠軍身份由Renault轉投McLaren。當年的隊友是年輕新秀Hamilton,他不僅是McLaren老闆Ron Dennis一手培養,而且很有才華。而事實証明,2人實力極為接近,Hamilton的速度和表現也不像是新秀。 不過正因如此,隊友之間展開了激烈交峰,兩位車手和他們各自派系之間的事情變得私人化,接近派系鬥爭的情況。 在當年的匈牙利GP,車隊在排位賽爆發爭議,因為Hamilton違反車隊命令沒有讓位予Alonso,後者未能立即做快圈。 以為報復,Alonso在換胎後故意停留在維修格,並等到Hamilton沒有時間再做排位圈後才離開,而自己則取得杆位資格。 這一舉動令在pit wall的Dennis十分憤怒,結果Alonso被FIA罰退,Hamilton則繼承頭位。 在早前的一期PitStop Podcast中,請來了曾於1999 – 2009年在McLaren工作的Priestley講述Alonso如何獲得車隊人員的支持,以勝出與Hamilton之間的鬥爭。 「Fernando的策略之一是嘗試將他的整個團隊帶到自己車房的一側,以試圖爭奪控制權。」Priestley透露。 「在2007年的某個時候,Fernando出現在一場比賽中。當我到達時,Fernando的經理或教練正在向不是Lewis一派的每個人分發裝滿現金的棕色小信封。」 「我記得打開信封,裏面有1,500歐元之類的東西。這個太狡猾了。」 「首先你會收到一個沒有標記的棕色信封,我說『非常感謝,那是什麼?』然後教練走開了,你得到這個東西,你打開它,它實際上只裝滿現金。」 「突然之間,這開始在車隊中蔓延,唯一沒有得到它們 (現金信封) 的人是Lewis一派的人員。」 「我們開始明白這裡發生了什麼,他希望獲得 (派系)

新聞 熱門

[F1新聞]Russell:Mercedes設計團隊對於2023年的賽車設計持開放態度

George Russell淡化Mercedes是否繼續在其2023年的賽車上使用零側箱概念,但認為這種新穎的設計並不是令這台車陷入困境的主要「性能差異的因素」。

Mercedes在Barcelona的首次季前測試中展示其新型W13賽車,其側箱採用如其他車隊的主流設計。

然而在Bahrain的第2次季前測試中,車隊推出一款經過大量更新的賽車,具有非常窄的車身和極小的側箱,令外界十分震驚。

Mercedes堅持創新概念,但從Bahrain開始,W13的性能就因proposing、操控和設定問題而受到影響,導致車隊無法挑戰分站冠軍。

文章 熱門

[F1新聞]Norris希望未來能嘗試拉力賽

McLaren F1車手Lando Norris透露,他在最近為他的遊戲和服裝品牌Quadrant近距離拍攝拉力賽後很想試跑這類賽事。

不過Norris不只是參加方程式比賽,早在2018年Rolex 24 at Daytona就與當時仍在McLaren的「大前輩」Fernando Alonso代表United Autosports出賽。

該車隊為McLaren CEO Zak Brown擁有,但他們駕駛的Ligier JS P217最終撞車退賽。

然而Norris現在渴望嘗試另一項賽車運動,他希望在未來參加拉力賽。

文章 最新

[F1] Alpine出現車手荒,誰去跑FP1?

Alpine F1 Team必須在後半季的兩次週五FP1讓青訓車手上場,但車隊需要考慮替代方案,因為目前車隊與Oscar Piastri仍處於糾纏不清的關係。

新聞 最新

DTM | DTM評估將Nürburgring增至2023年賽程的可行性

德國房車大師賽 (DTM) 正考慮最早在明年重返傳奇的Nürburgring北環賽道Nordschleife,但她必須克服幾個障礙才能成為現實。

DTM主辦組織ITR目前正為明年DTM賽季制定賽程表,除了可能增加的奧地利Salzburgring外,據了解Nürburgring Nordschleife也被提上枱面。

DTM上一次去Nordschleife是Class 1元年1993年。及後由於舉辦Class 1比賽的賽道需要符合FIA Grade 2認證,使DTM無法在全球最長的賽道上比賽,但去年轉用FIA GT3規格意味著她可以重返DTM賽程。

文章 熱門

分析復辦南非F1 GP的可行性

明年F1賽程表尚未確認,但已引來外界猜測,其中Las Vegas GP成為新賽站,也是美國第3場分站。然而最近外界開始提出回到非洲大陸,FIA與F1近年也持續評估復辦南非GP的可行性。

新聞 最新

LMDh-結束13年傳奇合作關係 WRT轉投BMW

Team WRT已確認為BMW LMDh在2024年開始的國際汽聯世界耐力錦標賽 (FIA WEC) Hypercar級別計劃的車隊。

這支與Audi密切合作13年的比利時車隊已與BMW簽署合約,將於2024年使用他們的LMDh機器M Hybrid V8力爭FIA WEC和Le Mans 24小時賽總冠軍。

目前尚未確定WRT是否會將其GT賽車項目轉為BMW M4 GT3作為LMDh交易的一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