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最新

屬於香港人的賽車遊戲: Z-Challenger 的Rev 2 Vertex

近年有留意澳門大賽車的觀眾都會留意到近年有參賽的香港車手歐陽若曦和盧思豪等都有Z-Challenger贊助,但究竟Z-Challenger是一個什麽的品牌呢? 由9月23號開始至9月25號,Z-Challenger在D2 Place第二期地下舉辦展覽,我都有幸被邀請到場並能夠測試他們最新的游戲–Rev 2 Vertex。Z-Challenger的骨幹成員,曾經參與澳門Elise GT杯賽事和大灣區GT杯賽事,並多次登上東望洋賽道頒獎台的莫梓諾都在場,所以我都有機會能夠與他做一次的訪問,讓他介紹一下Z-Challenger。 莫梓諾解釋了Z-Challenger的目標和計劃:「其實挑戰者集團在香港已經有超過70年歷史,他們希望與我們Z世代(Gen-Z)這一班對賽車和賽車文化有熱誠的年輕人合作,製造一個汽車工業的全新品牌。這一個品牌的目標就是推廣Virtual To Reality,虛擬到現實,由電競到真車。我們現時舉辦的電競賽車杯,到校園推廣,利用電競在室内很容易流傳開的特性,令賽車文化和汽車的知識在不同室内的地方都能夠推廣到。」 「我們最大的活動就是挑戰者杯,令參與者能夠以電競車手的身份參賽,在獲勝後能夠活動頂級運動員的待遇之後給予他們機會坐上真的賽車。我們在虛擬和現實都有參與。我們能夠在虛擬世界中教這些車手真車的控制和漂移等,而在真實的車隊中我們都有培育從電競中發掘到的新星。遇到一些希望入門賽車的人我們都會鼓勵他們由電競入手。而我們最終的目標就是在兩邊結合發展,製造一隻賽車游戲,所以就有這一隻Rev 2 Vertex的游戲。希望所有人都能夠使用這一個真實的物理引擎學習到如何駕駛賽車,之後能夠抽取一些實力好的車手到真實的賽車中。」 而莫梓諾都簡單介紹了Z-Challenger近期帶到東京游戲展,名叫Rev 2 Vertex,簡稱R2V的游戲「這一隻游戲其實是我們經常説Virtual to Reality,V2R的相反,叫做R2V。R2V就是我們為一個能夠在香港公路賽車的世界改的名字。我們就希望把這一個幻想世界中的賽車文化呈現在現實中。同時我們都希望能夠展示到如果香港真的能夠封路舉辦賽事的話,能夠舉辦怎樣的賽事。我們就是希望使用這一個平台推廣賽車文化。我們都會在游戲中增加故事、車隊、和車手,與玩家在游戲内比賽。讓玩家能夠感受到如果未來Z-Challenger有真實賽車的活動感覺會如何。」 被問到能夠與一個同樣對賽車有熱誠團隊製造一隻游戲是不是兒時的夢想成真,莫梓諾表示:「沒錯,絕對是夢想成真。因為我在兒時根本沒有想象過能夠製造到一隻游戲,但小的時候很喜歡使用模型車製造很多不同的設定,為賽車改一些設定、尾翼等。現在我能夠做一個游戲世界,設計好游戲世界的故事究竟是如何。讓各位能夠在游戲中扮演一個角色,與游戲裏的角色互動。所以這是我兒時沒有想象過,但是我一切所做的結合。由游戲到現實比賽中一切的付出能夠做出的心血結晶。」 R2V是一隻設定在香港的賽車游戲,游戲中有錦田和荃灣等圍繞大帽山的路段。游戲中的賽道是使用了香港空間數據辦事處的光學數據雷達掃描數據製造,暫時的製成品與現實的公路非常相似。游戲的物理引擎和賽車的感覺都非常真實,讓玩家能夠感覺到真實駕駛一架大馬力賽車的感覺。游戲中都有多架賽車供玩家選擇,包括本田的NSX,豐田的Supra,和日產的R34 GTR等。雖然這一刻的游戲還在發展中,但這一刻的製成品超越了很多人的想象和預期。莫梓諾都表示他們在未來的目標是添加更多的賽車和改裝零件讓玩家選擇,令人對游戲的最終完成品有很大期待。 這一個R2V和Z-Challenger的展覽將會在未來兩天(24/25號)在D2Place地下繼續舉辦。現場除了有不同模型車給各位選購,還有Z-Challenger的R34現實漂移車供給各位觀賞,和R2V的初版游戲供給各位試玩,各位能夠到場參觀。 地點: 荔枝角 長順街 15號

新聞 最新

香港Craft-Bamboo Racing再度出擊 參加新加坡TSS賽事

香港車隊Craft-Bamboo Racing宣佈參加於9月30 – 10月2日舉行的F1 新加坡GP中的支援賽事TSS超級系列賽 (The Super Series),於Marina Bay Street Circuit舉行。這是車隊首度挑戰獅城街道賽。 車隊將派出兩台Mercedes-AMG GT3 EVO戰車,分別為駕駛99號的港將歐陽若曦 (Darryl),以及來自台灣,以88號車作賽的李勇德 (Jeffrey)。 Darryl的99號戰車再度由Z-Challenger贊助,聯同車隊官方指定的潤滑油伙伴Motul合作,推出紅白配色車花。Darryl過往在Porsche Carrera Cup Asia賽事中曾於此街道賽道稱王,今次回歸此地希望再下一城。 Darryl以往也曾參與TSS,更於泰國Bangsaen Grand Prix街道賽創下8連勝的驕人紀錄,今次期望能再次奪標,延續個人的長勝記錄。 車隊也派出另一部88號車,為Jeffrey的比賽座駕,披上藍紅配色的J-Fly Racing車花。Jeffrey以往也曾參加Porsche

新聞 最新

Jost Capito認為Abu Dhabi的撞車「影響」了Latifi的駕駛

Williams車隊負責人Jost Capito認為,Nicolas Latifi於去年最終戰Abu Dhabi發生的事故,對這位加拿大車手之後的駕駛產生持久的影響,而該意外也引發了近代F1最戲劇性的結局。 Latifi在當站比賽的尾段撞車,引發安全車和賽會各種奇怪的執法,使比賽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令Max Verstappen得以於最後一圈擊敗Lewis Hamilton奪得世界冠軍。 然而比賽結束後的一段時間內,Latifi在社交媒體上受到一些認為他是Hamilton失敗根源的人的攻擊和欺凌。當網絡濫用升級為死亡威脅時,Latifi甚至被迫僱用私人保鏢。 Williams方面私下向Latifi表示支持,但沒有公開評論此事,因為車隊擔心這只會讓車手的情況變得更差。「我們必須繼續給予他信心。」Capito在High Performance播客中回憶道。 「我們 (向Latifi) 說沒有任何錯誤。一切都很好,但在那之前非常困難,因為那是季尾。」 「他不是每天都在那裡 (社交媒體),我們也沒有過多干涉,因為我們知道發生了什麼,我們知道發生的事件。」 「他關掉自己的社交媒體,但如果我們干預太多,我認為我們會讓情況變得更糟。」 「這是每個人都必須自己克服的事情。他完全意識到他有我們的支持,我們絕對相信他沒有做錯任何事。」 在本季開始前,Latifi表明自己已經從Abu Dhabi事件中繼續前進。 然而這位27歲的車手正經歷一個非常艱難的賽季,並是唯一尚未獲得積分的車手。其中在過去的意大利GP,Latifi更被代班車手Nyck de Vries遠遠拋離,這也導致他可能會失去Williams席位。 Capito認為Latifi的低迷表現與去年Abu Dhabi事件之間存在直接關係。 「當然撞車不應該發生,但如果你在比賽,那麼撞車就可能會發生。而且我們從不為此責怪車手,一向有可能撞車。如果你不想撞車,就應該留在家裡。」

新聞 最新

新加坡F1: 禁止出現加密貨幣(Crypto)廣告!

Crypto.com作為F1全球合作夥伴,本已支付了數百萬美元來贊助全年的F1賽事,但如今新加坡當局下達禁令,因此Singapore GP的賽道兩邊可能會出現很多廣告空位。 近年F1觀眾不斷增加,不少加密公司都選擇與F1合作宣傳,例如加密貨幣大亨Sam Bankman-Fried的FTX Trading Ltd.與Mercedes達成了協議、Binance亦與Alpine簽約,而Bybit則選擇與Red Bull合作。 不過,Crypto.com似乎在F1上花費最多。這家總部位於新加坡的公司,不但是Aston Martin的贊助廠商,亦是今年Miami GP的冠名贊助商,更是F1的全球合作商。 位於新加坡的F1賽事因疫情睽違2年,今年終於在9月30日的周末回歸。雖然新加坡一向都是加密貨幣和區塊鏈公司的熱門目標,但過去一年加密貨幣價格的劇烈波動和一系列拋售,使新加坡金融監管機構越來越對此感到憂慮。今年1月,新加坡當局開始禁止加密公司向一般公眾的宣傳廣告。 新加坡當局指,禁令將適用於場地周圍的廣告,賽車或車手賽車服則不在此限。這意味著在其他GP賽道上兩邊經常出現的藍白相間Crypto.com廣告,將在新加坡被禁止出現。 新加坡政府的理由為「車隊的設備是在世界各地使用的,上面的贊助商標可以被視為對全球F1車迷的廣告,但是賽道場地宣傳為直接針對當地人而違反了規則。」 今年Crypto.com支付了7億美元來重新命名洛杉磯原名為Staples Center的場館,並支付了1億美元來贊助F1 2022新的衝刺賽。雖然一場比賽只佔Crypto.com贊助F1的一小部分,但是對於一個面臨越來越多監管壓力的行業來說,新加坡的禁令可能並非個例,那他們投入大量金額作宣傳廣告費用是否值得呢? 新加坡區塊鏈協會聯合主席Chia Hock Lai表示,目前針對F1 Singapore GP的準則與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新加坡行使中央銀行職能的政府機構,同時也是負責監控金融機構)3月份給出的準則相乎。今年3月加密貨幣嚴重潰敗,姐妹代幣TerraUSD和Luna的內爆,以及加密貨幣對沖基金Three Arrows Capital的倒閉,導致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的總經理Ravi Menon稱加密貨幣「高度危險」,並作出更嚴格的監管。 新加坡的禁令導致F1車隊及他們的加密貨幣贊助商之間的合作增加了不確定的因素質。新加坡金管局儘管告知了F1主辦有關禁令,但現時還沒就禁令如何適用於比賽發表公開聲明,而現在距離比賽剩下的時間不多,很多車隊還未清楚相關規則。

新聞 最新

Aston Martin對於季尾比賽「寄予厚望」

由於AMR22賽車適合高下壓力賽道,Aston Martin車隊負責人Mike Krack認為車隊最近表現有所提升。 Lance Stroll和Sebastian Vettel在最近的意大利GP因引擎問題皆未能完賽,中斷自法國GP以來的連續4場得分表現。 雖然Temple of Speed的低下壓力佈局影響車隊的速度,但Zandvoort的高速高壓力佈局更符合AMR22的相性。 Stroll於排位賽成功打入Q3,而Vettel則犯錯駛入砂石緩衝區,無法改善時間,導致其Q1敗退。 Krack認為,這台車在荷蘭GP的速度和表現令車隊能更好的了解其在今季最後幾場比賽中的潛力。 「我認為我們還有幾場比賽,車子將更具競爭力。」Krack表示。 「你已經在Zandvoort看到打入Q3的潛力,Sebastian明顯然在T13遇到一個麻煩,阻止他前進。」 「在這一點,他與Lance的圈速相同。所以我們有潛力,我認為這對即將到來的比賽也是令人鼓舞。」 F1將於下週末前往星加坡,對上一次在這裡比賽是2019年。此後由於疫情關係,並沒有再回到這條東南亞街道賽道。 而上一位在這條充滿挑戰性的5.063 km的Marina Bay賽道上勝出的車手正是Vettel。根據Krack的說法,這是一個獨立的數據,對Aston Martin而言是個好兆頭。 「我認為星加坡一直是他表現出色的賽道。所以我們寄予厚望,從現在到結束,我們 (希望) 能與他一同取得好成績。」 「對於即將到來的比賽,我們非常有信心,尤其是我們在Zandvoort週末之後,我們在排位賽中也表現出色。」 「我們將於星加坡進行進一步更新,星加坡的下壓力水平與Zandvoort和Budapest相似,所以我們很有信心會在那裡做得更好。」 雖然Krack對車隊在Marina

文章 最新

F1車手屋企一要「富貴」?跑卡丁車和初級方程式(F4、F3、F2)要幾多錢?

你是否曾想像F1車手是如何進入這項運動?車手家庭要花多少錢才能讓他們的孩子登上頂峰?在F1的世界裡,「有錢」真的有什麼不同嗎?目前所有的F1車手都來自富裕的家庭嗎?

新聞 最新

[F1新聞]De Vries: 來年為哪一隊效力的選擇並不在我手中

在意大利Monza的比賽中交出突出表現的Nyck De Vries在賽後立刻成為車手市場中炙手可熱的目標人物。Alpine、Williams、甚至剛剛放棄Colton Herta的AlphaTauri都給予De Vries機會,但De Vries表示來年隊伍的選擇並不在他手中。

文章 最新

前McLaren機械師指Alonso於2007年曾用現金賄賂車隊機械師

前McLaren機械師Marc Priestley透露,Fernando Alonso於2007年與隊友Lewis Hamilton的隊內大戰中,曾向McLaren的機械師提供現金信封,以獲得他們的支持。 Alonso和Hamilton現時已經和解,但在2007年賽季,他們的關係以大量激烈競爭和磨擦著稱。 Alonso是兩屆世界冠軍,以衛冕世界冠軍身份由Renault轉投McLaren。當年的隊友是年輕新秀Hamilton,他不僅是McLaren老闆Ron Dennis一手培養,而且很有才華。而事實証明,2人實力極為接近,Hamilton的速度和表現也不像是新秀。 不過正因如此,隊友之間展開了激烈交峰,兩位車手和他們各自派系之間的事情變得私人化,接近派系鬥爭的情況。 在當年的匈牙利GP,車隊在排位賽爆發爭議,因為Hamilton違反車隊命令沒有讓位予Alonso,後者未能立即做快圈。 以為報復,Alonso在換胎後故意停留在維修格,並等到Hamilton沒有時間再做排位圈後才離開,而自己則取得杆位資格。 這一舉動令在pit wall的Dennis十分憤怒,結果Alonso被FIA罰退,Hamilton則繼承頭位。 在早前的一期PitStop Podcast中,請來了曾於1999 – 2009年在McLaren工作的Priestley講述Alonso如何獲得車隊人員的支持,以勝出與Hamilton之間的鬥爭。 「Fernando的策略之一是嘗試將他的整個團隊帶到自己車房的一側,以試圖爭奪控制權。」Priestley透露。 「在2007年的某個時候,Fernando出現在一場比賽中。當我到達時,Fernando的經理或教練正在向不是Lewis一派的每個人分發裝滿現金的棕色小信封。」 「我記得打開信封,裏面有1,500歐元之類的東西。這個太狡猾了。」 「首先你會收到一個沒有標記的棕色信封,我說『非常感謝,那是什麼?』然後教練走開了,你得到這個東西,你打開它,它實際上只裝滿現金。」 「突然之間,這開始在車隊中蔓延,唯一沒有得到它們 (現金信封) 的人是Lewis一派的人員。」 「我們開始明白這裡發生了什麼,他希望獲得 (派系)

新聞 最新

[F1新聞]Wolff認為Williams「從來不敢」給Susie參加F1的機會

Mercedes-AMG F1車隊老闆Toto Wolff認為他的妻子Susie,身為前Williams的發展車手,有能力參加F1,但車隊「從來不敢」給她一個參賽席位。

新聞 最新

「明年不會重返F2」 Pourchaire:我根本不考慮F1!

現時效力Formula 2 ART車隊的車手Théo Pourchaire表示,無論他是否能奪得年度冠軍,他都不會在明年重返F2。